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海盗与吸血鬼
海盗与吸血鬼

海盗与吸血鬼

珍抱着不想久留的想法,来到了这个派对中,她已做出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与她年龄相当的堂弟理查德,总是搞出很烂的派对,他那维多利亚式的巨宅,往往被装饰得不伦不类,许多喝醉酒的大学同学,总爱大吵大闹喧嚣不已,到处放火之后,最后醉倒在前院草坪上。

  当理查德在十月中打电话约她时,她立刻就回绝他说,她早已经计划好今年万圣节之夜的狂欢活动,这并不是一个推诿的谎言,珍的闺中密友们早已开始到处打听,她们最喜欢的几个情色俱乐部,在万圣之夜有那些特别节目,同时还做了预约计划。

  但珍最后还是经不起理查德的恳求,仍然答应在他的派对中稍稍露个脸。

  她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看到理查德了,半年前他所加入了一个新复古摇滚乐团担任低音吉他手,跟着乐团循回到各地开演唱会,还拥有不少乐迷粉丝追随。

  理查德在旅程中曾经发送几份电子邮件给珍,描述乐团在旅行中所发生的狂野故事,包括团员们与女性乐迷粉丝乱交狂欢,以及与团员在坟场中所做出疯狂的举动,看起来他最近的生活似乎过得蛮刺激的。

  当他打电话邀她时,郑重其事的表示,将要主办这个摇滚乐团本年度万圣节狂欢派对,而地点就在他那两层楼造形奇特的家中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,珍私下为乐团的其它成员感到可怜,只怕今年的派对如同往年一样乏味……但是,今年可不一样!

  她一眼就看出来了,才进入前厅,就如同走进了歌德式浪漫小说之中,整个房子被改头换面一番,数以百计的蜡烛照亮了整座楼房,有的正将蜡油滴在壁炉上,有的则被高挂在烛台上。

  具穿透力的重金属音乐,将它的节奏散布在各个木造房间,各种装扮的舞者则在其间手舞足蹈,珍如同被符咒镇住般的锁定在那里,看着一个警察装扮的男子,与一位性感的兔女郎纠缠在一起,而旁边则为两位女学生装扮的俏女郎,用手伸入对方的短裙里,相互陶醉的抚慰着彼此。

  看起来理查德在循回演唱的路上,生活真的很快乐。

  珍将她背后沉重的大门关上,她为参加另一个派对做了豪华的装扮,身上穿着的是性感而华丽的海盗船长服,丝质的锦缎上装饰着蕾丝花边,珍将她一头亮金色的卷曲秀发盘起,然后带上一顶黑色的海盗帽,帽上长长的红色缎带,对映着她金色秀发的光泽,十分的抢眼,再配上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靴及性感的吊带袜。

  当她在前厅稍停之际,她注意到派对客人,无论是男是女,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,极为欣赏她一身的蕾丝服饰,以及性感的鞋子所衬托出她那双修长而迷人的腿。

  珍深入屋中漫步于派对之中,在昏暗的光线下,她大约可以看出在这个老房子的各个角落及缝隙,到处都有一对对正在激情热吻的剪影,熟门熟路的她想要到厨房取一杯饮料,她发现必须从正在走道上做爱的两位妙龄女郎间挤过去。

  这两位美女的其中一位装扮成小护士,被另一位穿着两截式猫咪装的女孩顶在墙上,猫咪的一只爪子罩在护士的嫩乳上揉搓,而另一只魔爪则探入她的短裙内掏弄,一对碧缘的猫眼紧紧的盯着护士,而护士的脸上则一片红云,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。

  珍暗暗记下了这两位可人儿,或许稍后可以找她们沟通沟通,看有没有需要再多加上一双巧手,来个三向交流。

  进入了黑暗的厨房,珍饶有趣味的看到了一位老面孔,是一位坐在料理台旁的宅男,这是理查德以前烂派对中的常客,如今成为这个有趣派对中唯一的幸存者。

  很幸运的这位宅男,被一大堆烈酒空瓶及调酒器所包围,早已烂醉如泥无法做出任何扫兴的事了。

  珍快手快脚的调了一杯稍猛的莱姆酒加可乐,然后充满期待的漫步走回这个趣味多多的派对中。

  她来到了宾客卧房,立刻被其中的景像所吸引住,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,全身只穿了一件短短的牛仔裙及牛仔小背心,正准备骑上一位躺在床上,身材健美而强壮的种马,这位种马先生极为合宜的装扮成野蛮人,脖子上还带着一个奴隶颈圈。

  就在珍专注的欣赏下,女郎的背心及她的皮短裙都已抛到了地板上,她双手撑在野蛮人身上,将身体慢慢沉下,胯下妙穴缓缓的套上了早已等待已久的肿胀而粗大的阴茎。

  既然少掉了碍事的短裙,她便将下身紧贴在他身上,男子则伸出双手,紧紧搂住她的俏臀,导引着这位女牛仔,将他的阴茎上上下下套弄不已,而她在开始这个愉悦骑乘时,则将头往后一甩,口中发出了销魂的呻吟。

  开始时,珍极有兴趣的观赏着这场活春宫,然而她的情绪很快的被难耐的淫欲所淹没,随着床上这对男女的激情肏弄,珍已是情欲大动,正准备上前提议,对床上这对性感激情交合男女,贡献出自己做额外性服务时,她发现有人轻触着她那柔细的肩膀。

  珍转过身去,眼前则是一位英俊潇洒又可人的吸血鬼,他有着黑色的头发,古铜色的冗肤,以及闪着奇异光芒的绿色眸子。

  男子友善的笑着,得珍的一颗芳心颤动起来──他是理查德乐团中最迷人最令人心动的首席吉他手,长得廋廋高高的,在舞台上无数小时的历练,令他显得十分上相。他带有音乐家的气质,然而从他白色蕾丝领口,则透出野性原民部落刺青的一角。

  他穿着合身的白衬衫及银色的袖口,紧窄的黑色长外套直达皮靴,装饰着黑色天鹅绒及红色丝质内里,他的模样是那么的精致俊秀,从他高而智慧的颧骨到他曲线柔美的鼻子,这位绅士弯下身指着床上正在激情肏弄的一对俊男美女说:

  「曾经参加过这样子的轰趴吗?」

 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,透过喧闹的音乐仍可让珍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我常参加啊,只是从前理查德办的派对从未如此热闹,想必一定是你们把他带坏了。」这位吸血鬼一听,坏坏的笑笑说:「我是保罗。」「我认识你。」珍一面回头贪婪的望着床上那一对,看起来他们已将届高潮,珍继续说着:

  「你们办的派对一向都是这样吗?」

  「是的。」他的回答很简短有力,「小姐贵姓芳名?」「珍。亚当斯」「妳是理查德的亲戚?」「我是他的堂妹。」

  两人一面对谈,一面欣赏着床上躺着的那位野蛮人,紧抓住女牛仔的俏臀,一阵猛烈的将阴茎在她的蜜穴中猛顶猛抽一阵,然后在她的花心深处中出爆浆,她骑上高潮时,娇驱后仰,樱唇大张,很清楚的知道卧房门口,有保罗及珍的驻足观赏,看她那骚媚入骨的表情,似乎还很享受第三者欣赏的模样。

  保罗看着珍,然后轻轻抚弄着她衣服上的黑色蕾丝,珍则感受到柳腰上传来阵阵温暖的搔弄感,保罗一面说着:

  「妳真是位美丽的海盗。」

  她转身向着他,用手轻握着他的手,然后导引着他向下,沿着身侧玲珑曲线滑下,诱惑的说着:

  「感受到这有多柔软吗?」

  她这句充满挑逗的话,弄不清楚到底她指的是身上华丽的服饰柔软,还是服饰下迷人的玉体柔软。

  保罗则是顺水推舟,继续将手下滑,溜过了短裙直达其裙下的蕾丝,终于触及她大腿上细致的肌肤,他盯着她的眸子说道:

  「是的,我感受到了。」

  她也直视他的双眼,当保罗的手指继续移动到她的底裤裤带上,强烈的情欲不断的累积,一双媚眼几乎冒火。

  保罗轻佻的问:「那么妳喜欢这档子事啰?」

  「你的意思是指这样的派对,或是将你的手放在我的裙中这件事?」「我两者都问。」「我都喜欢。」保罗听到这个期待的回答便邪邪一笑,用一只手指轻按她内裤前缘,他向着她靠去,将她抵在门缘,轻柔的吻着她。

  他的唇温暖而感性,她发现他用唇将自己的嘴温柔的顶开,然后用他的舌头带着潮湿的热情侵入。

  这番亲吻有超乎想象的丰富,他用嘴不停的磨弄她的唇,品尝她的滋味,享受着两人间相互的媚力,强化了这种单纯接触的亲蜜感。

  他们热吻中的嘴为彼此张得更开,而他则将手在她的两腿间移动,两只手指沿着她的底裤磨弄,他的指头在小裤裤上熟练的探索着,发现居然是中空的。

  当保罗发现珍所穿的是无裆内裤时,珍感受到他亲吻中的嘴在偷笑。珍的娇躯也对着保罗的触摸做出反应,她感受到一股湿热直透底裤而出。

  她一面吻着保罗,一面用一只手抚弄着他的脸颊,享受男性胡渣的刺痒触感。

  保罗觉得该是进一步深入探索彼此的时候了,于是退后一些,拉着她的纤手穿越于厅堂走道之间,珍很顺从的跟着他,她感受到保罗此时急需找一个更为有趣的场所,继续他俩间的万圣节庆祝。

 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地点,打开一扇门之后,他看到一座往下的楼梯通往理查德的录音室,月光透过一排与地面同高的窗户,使得这个地下室房间显得一片柔和明亮,保罗转身看了珍一眼,一把将她拦腰抱起,然后一阶阶的步下。

  当保罗抱着她检视这个房间时,珍的芳心充满着期待以及肾上线的分泌而狂跃不已,最后他步向位于地下室中心的撞球台。

  保罗抱着珍来一个大回旋,她便将一双修长的玉腿钳住他的腰臀,她将海盗帽脱下丢到一旁,然然后一摇头,挑逗的甩动着一头卷曲金发。

  保罗轻抬她的腰,好让她的俏臀坐上撞球台的木制边缘,将她安置好后,他便将手滑上她的大腿,那娇嫩的肌肤是光滑又火热,当他再度亲吻她时,珍感受到他裤档中勃发的阴茎,挤压着自己胯部的秘处。

  他们的嘴饥渴的融在一起,保罗的舌头充满情欲的卷着她的嫩舌,手则轻抚着她的小裤边缘,慢慢向着秘密花园移动着,如此的不干不脆,对珍来说有如酷刑般难受。

  珍将双腿大分,然后开始解保罗衬衫的纽扣,露出了阳刚曲线的胸膛,上面盘绕着一片图案繁复的刺青,在银色月光下显出谜样的黑色。

  珍感觉到保罗的手指顺着她的开裆内裤边缘戏弄,轻拽着裤带,玩弄着蕾丝边,温柔的拉着弹性布料,但是迟迟没有深入中心地带,也就是她那早已难耐的蜜穴开口。

  她再度大张双腿,然后胯部向前顶着,保罗将嘴移到了她的耳边,轻喘着细语:

  「妳要我吗,小淫妇?妳想要我深深插到妳里面吗?」珍急喘了一口气,飞快的在保罗颈上一个轻吻后,开始向他恳求:

  「我求你……求求你,我真的很需要……」

  他放开她上身,弯下身子亲吻着她的玉腿,灵巧的舌头一路舔到她的两腿之间,将那蕾丝短裙翻开,露出那有趣的开裆内裤,黑色的布料早己被珍所泌出的爱液所浸透,保罗强壮的双手扳住她的大腿,停在那里细细欣赏眼前美景,她那而勃起的红润阴蒂,自裤间的裂缝间透出,填满淫液的蜜裂在月光下发出丝丝闪光。

  珍秉住呼吸僵在那里,她直希望保罗与她有些实质的接触,他将脸贴向她的胯部,她觉到他的呼吸轻扫过那蜜裂,不远不近的就在她的内裤上方悬停,被强烈的情欲所支配,她挣扎扭动的将胯部向前顶着。

  他将舌尖轻点,稍稍沾在她那可爱的阴蒂上,一波如电击般的舒爽向她冲击着,她发出了尖声的欢吟,他慢慢的用手指将那蕾丝小裤裤分开,终于可以看清楚她那修剪得很清爽的蜜裂。

  保罗轻柔的分开她的阴唇,然后伸出舌头品尝其间的美味,先是一边的阴唇,然后再舔弄着另一边,同时将一只手指深入蜜穴深处。

  珍感觉到深入的手指刚好可以触及自己那G点,当他轻点着最全身最为敏感的位置,她不禁将头往后甩同时发出了淫浪的呼声。

  在蜜穴中舞弄着善于拨动琴弦的灵巧手指,同时他也对着她的阴核轻吹几口气散散热,然后用双唇噙住那如珊瑚珠般的阴核开始温柔的按摩着。被这种从未体验过的高明技巧所冲击,全身血液似乎全都冲往她的头及蜜穴,珍感到自己的手开始痉挛发麻。

  保罗温柔的吸吮着,他的手指不断的逗弄着她蜜穴壁,终于将她带上了如同性欲天堂的高潮。

  珍没有想到保罗的另一只手在那里,她也没有看到他,在忙于玩弄舔舐自己登上高潮时,居然分身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并摇脱到地上,但是她当然注意到了:

  保罗挺直身子,放弃了她可口的阴核,同时取悦她G点的手指消失了!

  保罗再度来到她的上身,如同正牌吸血鬼般的,用嘴攻击着她的玉颈。

  搞什么鬼嘛!最爽的蜜穴不玩,又转回相对无味的颈部亲吻,她正准备抗议时,下身突然感到他的圆滑龟头正扺着她的两腿之间,那龟头带给她的阴蒂一个挑情的惊喜。

  原来保罗在亲吻她雪白的玉颈只是声东击西之计,在身体的另一端早已抌戈待旦准备深入不毛。

  珍伸手握住了顶在蜜穴口的粗长阴茎,享受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勃动,然后导引着它穿过开裆内裤的蕾丝边,让那龟头顶入了玉门。

  保罗在插入珍时发出了爽快的低吟,他的勃起慢慢的填满她的空虚,推挤着每一条神经,在慢慢挺入时,在她体内激起阵阵的爆炸。

  他已不耐于轻慢插入,突然的猛冲到底,珍发出了夹杂着快乐与痛苦的呼号,他的阴茎出乎寻常的粗长,她感觉到他好像将自己给插穿了,迫使她软倒下去以只肘支持着身体,如此才能容纳下他的全长。

  当他完全进入她的深处,便开始回旋舞动着健壮的臀部,美妙的快感如同钟上的指针,周而复始的自蜜穴的一个区域转到另一个区域,他慢慢的研着她,深深的注视着她。

  她微张芳唇发出低吟,保罗将阴茎几乎全部抽出,然后再整个顶进那湿暖的蜜穴,她再度发出娇喘而他则是重复这个动作,让她享受着他粗长阴茎的每一吋。

  他缓缓肏弄她几分钟,充份延展彼此的享乐,终于他的情欲高涨,耐不住这种慢条斯理,于是很快的增加了他插弄的力道与速度。

  珍坐直起来双手搂着他的强壮的双肩,变换角度使得快感也产生变化,然而因身体屈起而收缩的阴道,受到他猛然冲击阴茎捅到底部,产生的疼痛令她一阵啮齿,但是快感很快盖过了疼痛,于是她将双膝合起,加强了蜜穴对保罗阴茎的紧缩。

  保罗爽得发出低吼,肏弄得更快更猛,珍在撞球台上主动的上下弹跳耸动,坚硬的木缘只怕会在她娇嫩的臀肉上留下瘀青,但是她早已顾不了这些了,保罗将她紧紧抱住,顾无保留的强抽猛插,将两人带向猛烈而令人窒息的高峰。

  珍的蜜穴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,她颤抖而发麻的手僵硬的抓住保罗的背,两眼金星发舞,一股淫乐的浪潮自蜜穴中爆发,她在激情浪潮中随波逐流,此时保罗的阳具也爆浆了,他俩的高潮相遇,潮湿的欢愉冲刷着彼此。

  他的阴茎在颤抖,在她紧缩的蜜穴钳住下,有如大地震后的许多小余震,保罗仍缓缓的进进出出,回味着高潮的余韵,他深情的亲吻着她,当两人身体抖动静止时,两人的唇儿如同融合在一起分不开来。

  花了几分钟回过神来,保罗将微软的阴茎从珍的双腿间抽出,贼贼的笑着,她也春花绽放的回他一笑,调整好她的开裆内裤,将蕾丝短裙翻下去,抚顺衣料上的皱折。

  保罗将裤子拉起,将那粗长阴茎塞了回去,从地上捡起珍的海盗帽后,突然跳到几呎之外,看着她仍坐在撞球台边缘。

  她那碧蓝的双眼因充份的性满足而闪着花芒,她的金色长发狂野的披散在白晰的皮肤上,双颊红润润的,她微笑的问他:

  「能不能将我的帽子还我,好吗?」

  「……只要妳允许让我再见到妳。」

  珍感到一小股畏惧感袭上心头,她有些口吃的说:

  「嗯……我以为我们只是,你知道的……这种派对。」保罗走近她,声音有些拘谨:

  「我原来也这么认为,但是,我现在很想邀请妳共进晚餐。」「你是认真的吗?」「拜托,珍,我知道这对我而言也是很奇怪的感觉。」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心里暗自沉吟,他的肏弄技巧果然高超,令人赞赏,想必他也十分享受。但是,从他的亲吻中,自己似乎感受到一种不同的情愫,这种肉体快感外的情感可能,令她有些害怕,但是又令人感到有些……有些甜蜜的期待,于是她伸出手来要取回帽子,并且说:

  「一言为定,就在下星期,理查德有我的电话。」「太好了……那么妳想要再回到派对中吗……」她纤细的手指相合,将她拉近后又深情的亲吻着她的芳唇,他张开嘴放出舌头,在她的檀口中与她的嫩舌共舞,两人四片唇儿亲蜜的互动着,乌云阻挡了月光,时光在他俩于幽暗的地下室缠绵中飞逝。

  两人终于将身体分开,保罗及珍相互对视,目光中充满了情愫及不确定感,两人无声的达成协议,共同回到他们所熟悉的世界──回到那个没有所谓的责任、情感、承诺,或是真诚情绪的世界──他们爬上了楼梯,在没有道德约束的性派对狂欢中,重新寻求熟悉的安全感。

  =全文完=